鈴廊

要不要写写跟小直男斗智斗勇的故事呢

【堀川兄弟亲情向】畑当番

JUST想帮亲友老婆洗一下床单【喂

大概是亲情向,无明显CP,傻白不甜

私设:默认堀川国广是赝作,但山伏和山姥切把堀川当作兄弟;山伏和山姥切有相处过很短的时间

越看力力力越顺眼系列→_→

 

今天的畑当番是山伏国广和山姥切国广。

天稍微开始透光的时候,习惯早起做事的烛台切光忠和堀川国广躲在厨房里讨论,今天能不能把山姥切一直披着的床单(误)骗下来洗洗。

“特地请求主殿把他们的畑当番排在一起,能有用就好了。”

光忠叹了口气,作为本丸母亲大人一般的存在,他实在难以忍受山姥切成天披着脏兮兮的白布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嗯……山伏兄长的话,应该办得到吧……”

堀川的话音里是满满的不确定,让山姥切拿下自己的白布,和兼桑能够自己整理好头发一样不科学。

“但愿一切顺利。”

两人都暗暗祈祷着,接着各自开始一天的工作。

 

“唔噢!今天是和你一起吗?”

过于洪亮的问候之语,马厩里的战马都吓得嘶鸣不止。

山伏拿着农具和竹筐走到田地上的时候,山姥切背对着他,已经开始刨起了成熟的萝卜。

“……早上好。”

“兄弟一起享受耕耘收获的乐趣,快哉极也!”

山伏并不介意山姥切的冷淡,他们还在铸造者堀川国广身边时,山姥切就因为自己是仿作而刻意和兄弟们保持距离。

明明是这么漂亮的打刀,光芒和锋利程度与本作相比毫不逊色,为何一直妄自菲薄?成为付丧神之后,也一直披着那块白布,回避着别人的目光。

修行已久,山伏深知顺其自然的道理,现在同审神者还有别派的众多刀剑共同生活也许是个机缘,说不定山姥切的心境有所改变。

说着山伏把拿来的竹筐递过去一个,“筐子,没有拿吧?”

“谢谢……”

山姥切低着头接了过来,虽然看不到表情,可声音还是比之前的“早上好”柔和不少。

兄长和记忆中一样,开朗而健谈,有时甚至到了聒噪的程度,大约是在堀川国广修行时期锻造的缘故,实际是位心性沉稳的好兄长。山姥切有些向往山伏,生为一个漂亮的仿作,被拿来和真正的山姥切比较,不如做一个平淡遁世的山僧。

畑当番的工作并不有趣,刨开土壤,挖出蔬菜,然后再把土填回去,循环往复,直到整片田地收获完毕。山姥切意外很享受这种枯燥的过程,一身泥灰,漂亮之类的称赞也会暂时消失。

本以为兄弟间的交谈到此为止,山伏却断断续续地和他聊了起来。

通常都是山伏大通的话说下去,山姥切偶尔附和或提一两句自己的意见。

出战的阵型,短刀们的玩笑,审神者在本丸干的蠢事,还有……兄弟之间的话题。

“如果堀川也在这里就好了,拙僧有些羡慕左文字的兄弟们啊……”

堀川和二军的诸位远征去了,回来至少是傍晚时分。

山姥切心中微微诧异,“兄长很在意堀川国广?”

山伏和山姥切都是受人所托打造,很早便不在刀匠身边,无法百分之百地确定土方岁三所拥有的堀川国广是否赝作。山姥切未曾因真伪之疑而看轻堀川,即使不亲近,也默认了他们是同一刀派的兄弟。

“同是兄弟,拙僧岂有不在意之理。”

理所当然的语气,山姥切不禁转头看向山伏,“山姥切也是,重要的兄弟啊!”

早春正午的太阳和煦,不带一丝灼人的热度,而山姥切竟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又别过脸去不说话了。

为什么这个人【这把刀】总是说一些让人不好意思的话啊!

“咦,拙僧有说错什么吗?”

“没、没有……”

山伏爽朗地笑了起来,“哈哈,那便无妨。”

 

本丸的田地不算大,可收获完所有的蔬菜也是日暮时分。

仿佛是冥冥中的灵光闪现,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庭院的方向。

庭院里的樱花接近满开,被夕照镀上了浅浅的金彩,摇曳于风中的落花如雪片一般,轻轻落在已经满载的竹筐上,下一刻又被刹那晚风卷起,不知将散落于何处。

十分厌恶被称赞“漂亮”,对“漂亮”一词敬而远之山姥切,也被这绚烂春色摄住了心神。

“空蝉(うつせみ)の

世にも似(に)たるか

花桜(はなざくら)

咲(さ)くと見(み)しまに

且(か)つ散りにけり”

吟咏和歌的不是素尚风雅的歌仙兼定,却是山伏。

“这样共处交谈的日子不知能持续多久,兄弟啊,何必固步自封?”

山姥切没有回答那佛偈似的诘问,视线跟着渐渐飘远的落花,若有所思。

而山伏摸摸没有戴头巾的脑袋,小声地自言自语:“是不是太有说教意味了……”

“啊!在这里!山伏大哥,山姥切さん!”

是堀川。

远征归来的他边跑边喊着山伏和山姥切的名字,停下来的时候还有些喘,不过似乎并没有受伤。

“噢噢噢!看来远征非常顺利啊,堀川。”

“是的!入手了不少材料。今天的收获很不错呢,萝卜和芋头,做杂煮应该很好吃。”

堀川看到山姥切依旧披着比之前更脏的床单,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可直觉又告诉他此时的气氛比原来好了不少,决定再开口试一试。

“山姥切さん,那个……白布已经很脏了,能交给我洗一下吗?晾干会立刻归还的。”

山姥切听完捏着几乎看不出原色的白布许久,终于拿了下来。

“会……立刻归还对吗?”

“还有,さん就不用了。”

堀川抱着那团床单,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随即笑开了,“嗯!”

光忠さん,夙愿达成!

“主人该等得着急了,我们快回去吧。”

“咔咔咔,每日饭食也是修行!”

樱色娇美转瞬即逝,羁绊却不容易被斩断。

 

当然,还是要稍表后话。

是夜,没有披白布的山姥切被微醺的次郎太刀姐姐狠狠上下其手调戏了一番,经此一节,想要山姥切国广脱下那身白布,难上加难。

 

 

 

 

 

山伏所诵和歌出自《古今和歌集》卷一·春歌,题不知

附上译文:

浮生犹若梦

樱花亦似此儚世

樱花也樱花

此刻方见绽咲颜

转瞬之间散却尽

 

几成滥觞的一首,刚好合氛围还是用了,感谢远野真绪太太整理的日汉对照本

本命兼桑写堀川三兄弟亲情向还是很怕OOC的,不当之处请指出


评论(7)
热度(33)

© 鈴廊 | Powered by LOFTER